三万次日落.

"销声匿迹是所有告别里最勇敢的 "

大虞海棠短打——我不是赵尧珂(下)

※重度ooc预警

※破镜重圆预警

※小学生文笔,别杠

※2.5k+

※有错字,别揪!!!


“小,阿不!赵总你,你好,我叫虞书欣”在看到赵小棠之后停下了脚步。“去那边聊?”赵小棠从助理那边拿来了两瓶红酒,一杯递给虞书欣。自己拿着另一杯指了指最右边的座位。“哦好!”

  “虞小姐您最近和赵尧珂过得怎么样?”赵小棠和虞书欣碰了下杯。礼貌而又陌生问候着虞书欣。“嗯…我们没有见到再过……也不在想她了…”虞书欣有些尴尬的回了一下礼,然后一饮而尽。赵小棠眉头一皱。但转瞬间又换回了她那副虚伪而又礼貌的笑容。“虞小姐,最近我名下的棠茗集团有一部影视剧要拍,不知道您是否感兴趣呢?”赵小棠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,礼貌的递了上去。“抱歉赵总,我们”助理还没说完,虞书欣就用能吓死人的眼神瞪了一下助理,让助理立马闭嘴。“好的,我会考虑的!”虞书欣看到名片后又换上了甜甜的笑容。“嗯,谢谢您,如果考虑好了记得给我打电话”“我考虑好了!什么时候开拍!”虞书欣随手把赵小棠的名片放进兜里,拉住了赵小棠的手激动的说。赵小棠听完后一愣,但随即说到“下个月三号大概就可以准备开机了,到时候梓茗会请大家吃饭。”“请问……梓茗是?”虞书欣挂着的笑逐渐消失。“虞小姐经常打探别人家事是不礼貌的哦,”这时,赵小棠手机响了。“抱歉,家里催了,先走了,改天一起吃饭哈。”赵小棠说完后超虞书欣轻松一笑.离开了会场。

   “喂?谁啊?不需要谢谢”赵小棠出门后就立马换了一副样子。坐上车脱了高跟鞋就的问着小秘书“刚怎么样?”

   “赵总不是我说您,您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谁让她当年不要我了……”赵小棠嘟囔着,顺手拿了瓶威士忌。

   “赵总您说什么?”

   “没事,你去前面开车吧,我想在后座喝点酒。

   “好的赵总”

    赵小棠一个人坐在后座喝了不少酒,自从离开了虞书欣她的身边有三样东西不能少“威士忌,美工刀,安眠药”也可以说,她的抑郁症从离开虞书欣后就没有彻底好过了。一般没几天就会发作一次。

   果不其然,这次又发作了,赵小棠的手开始颤抖,呼吸困难……过了十几分钟赵小棠忍不住了才给秘书打了电话。

   “我,我病开始复发了,你们,你们这边过来个人,拿一下镇定剂,快!”

    多亏了赵小棠的秘书赶来的很及时,要不然啊…“赵总,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!”“没事,你先走吧微柳,我自己缓会。”赵小棠把齐微柳打发走后,一个人默默摇下车窗,喃喃道“你看,没有你,我都病成这样了,你还不回来心疼我吗。”

      晚上,微柳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虞书欣的电话,拨通了。

  “喂?谁呀?”

  “虞小姐您好 我叫齐微柳”

  “不好意思哎,不接粉丝电话噢,请”

  “我是赵总的私人助理”

  “啊!请问有什么事嘛?”

   “没事,就是……我觉得这件事不告诉您是不行了,我们赵总没有恋爱,抑郁症不仅没好,最近还有加重的情况。我觉得赵总还是舍不得您的。”

 “啊,我明白了,还有事先挂了”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虞书欣想了很久…… 她担心不能和小棠在一起,怕会让她病情加重,怕不能照顾好她。怕……会重蹈覆辙……

   这个很久具体是多久已经没人记得记得记得清了……

  大概是几天,几个月,也可能是从赵小棠走就开始幻想了……

  这个想法的破灭直到3个月后赵小棠邀请她拍戏。

   赵小棠邀请虞书欣的这部戏是位于海边的双女主戏,本来的投资方跑路了,赵小棠雪中送炭这部戏才保了下来。所以选角自然也是由着赵小棠。这部戏的另一个选角一直没定下来。最后确定是由赵小棠自己出演,听说赵小棠演完就可能要回到演艺圈了,虽然父母极力反对,可是发现赵小棠真的是那块料,最后也只好妥协了。本来导演因为她们的事是不打算让赵小棠出演这部女主的,但是耐不住赵小棠助理的软磨硬泡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所有人本来都以为“大虞海棠”cp又要重现江湖了,可是谁知道,赵小棠每天除了演完戏就是和一个女生待在一起。

   “看来是没机会喽!”

   “啊?导演你说什么?”

   “我说欣欣,喜欢就去追啊!再这么下去就跟别人跑喽!”

   “刘导,我不喜欢她的”

   “小丫头,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!”

    “她不喜欢我了,。抱歉了刘导。”

     “瞎说,我老刘虽说年纪大了,但是看人还很准的!”

     “加油!老刘我相信你啊!”

      虞书欣坐在沙滩上回想着今天导演对她说的话。“你说……她万一要是不喜欢我了我该怎么办啊……”虞书欣一个人对着海边想着,可能是觉得委屈,也可能是觉得没可能了。泪水在不经意间就湿润了整个眼眶。最后变成了一滴一滴的泪水,一滴一滴滴在脚背上,就像下完雨后屋檐上的雨滴一滴一滴滴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 远处穿米色风衣拿威士忌的女人看了看,递给助理了自己的米色风衣和一包纸巾 。并嘱咐“别说是我,走了,你先去送。”助理去了,女人走了,但是一直在回头。

     “虞小姐,那个,我在附近散步,看到您哭了,没事吧,这是纸巾和风衣。希望能帮到您,有什么事阔以随时来找我”齐微柳给虞书欣披上风衣。虞书欣抬起挂着眼泪的头,满脸期待的问“是小棠让你来的吗!”

      齐微柳顿了一下:“不是,是我自己在这边散步,若没什么事,先走了”

      齐微柳走后,虞书欣看了看纸巾的包装,闻了闻风衣上的味道。果然还是那个蠢小孩啊……

      3个月的戏很快就拍完了,可能是有以前的加持,这部戏拍的格外轻松。这部戏的最后是由一个吻结束的;,结束后剧组打算请全剧组的人吃庆功宴。作为女主的两人很自然的被安排到了一起坐着,这次的赵小棠没有带那个所谓的女朋友。整个宴会上赵小棠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习惯帮着虞书欣挡酒。当别人甚至是虞书欣问起,她也只是笑着回答“习惯了,戒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赵小棠虽然酒量不错,但是毕竟也是人,8杯威士忌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等庆功宴过了三四,个小时,他们的家里人开始催了,赵小棠差不多也醉了,齐微柳以为家里原因没来,就留下虞书欣和赵小棠两人。

     “赵小棠……我帮你叫车啦……也和雪儿打过招呼啦……一会她把你送回去哈,我……就先走了……有缘再见”虞书欣揉了揉躺在沙发上的赵小棠那因为喝酒变得粉扑扑的小脸。准备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 “别走!”赵小棠死死地拉住了虞书欣的手喃喃着“姐姐…虞蛋……别走,别再不要我了…我好想你啊…你都已经不想赵尧珂了…就回来找我好不好啊…”赵小棠越说越委屈,最后就哽咽了起来。然后在北京的一间KTV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幕。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生怀里有一个170+的总裁在她怀里哭。虞书欣愣了愣,原来赵小棠一直很想她。“好,我不走了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回到家虞书欣带赵小棠到浴室一起洗了个澡,帮她换了衣服。准备睡觉,等虞书欣睡着了,赵小棠缓缓睁开眼睛“呼,装的真累,不过……晚安虞蛋,我想你是真的。”两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第二天早上赵小棠起了个大早帮虞书欣做好了早饭。餐桌上,两人有说有笑,仿佛又回到了当时…不,甚至比当时还要多出一份安全感。

  吃完早饭,虞书欣看到赵小棠鬼鬼祟祟的在床头柜那拿什么,于是从后面保住了赵小棠。

 “小棠宝贝~在做什么?”

 “扔药”

 “什么药?”

   赵小棠转过来对上虞书欣的眼“安眠药,氧西汀。”

  “你……好些没……这几年我没陪着你……我真的好讨厌……”虞书欣看着赵小棠,担心又愧疚的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不需要这些了,因为啊……我有你了,你就是我的安眠药,定心丸,氧西汀。只要有你,我什么都不怕,只要有你。”

   赵小棠吻上了虞书欣的唇。两人就在阳光及对方的生命里永远的互相治愈,互相温暖。


啊啊啊啊啊啊……求求各位了……觉得能看的……评论一下叭…………求求了啊啊!!!

评论(34)

热度(135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